南音——爱情小说吧

当前位置:主页 > 爱情小说 > 笛安 > 南音 >
更多

Chapter 10 南音和陈宇呈医生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

南音

我记得那一天,公车已经开出去三四站地,我才发现,我坐错方向了。在车门差一点就要夹住我脑袋的时候,我踉跄着逃了出去,真讨厌死了如此狼狈的自己。我站在马路的另一边,跟三四个陌生人一起,等待那辆因为乘客变少了,所以行驶得轻松莽撞的大家伙。这种时候就会由衷地庆幸,龙城不算是一个大城市——晚上八点之后,公车上基本不可能找不到座位的。我选了一个靠窗的位子,可以轻轻地把额头抵到玻璃上,让我沸腾着的大脑凉爽一点,有玻璃真好呀,我闭上眼睛就会觉得自己是把额头直接贴在了外面,如湖面般凉薄的夜色上。

手机上已经有六个未接来电了。全都是妈妈打来的。我知道我等下回家去一定逃不过她的骂——因为大家都在等着我吃晚饭我自己不管大家也不接电话不负责任没有组织纪律性不懂得关心别人……台词基本都是这样的。骂就骂吧。都是小事。我现在回电话也好,不回也好,也不过是小事情。

跟我见的事情相比,所有的,都是小事情。

我心里突然就有点恼火了。我可以装作什么都没看见—不是我自己愿意如此,是我知道你们都会要求我这样做;我也可以装作什么都没发生——我什么都不会,但装傻还是很有经验的。可是,这个隔三差五就在要求我装瞎、装哑、装聋的世界,拜托你,在要求我之前,告诉我为什么,我只想知道为什么,这过分吗?

昭昭,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这倒没什么奇怪的,我一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好吧,你把……那个人……

当成了你的梦想,可你知道他只是在乘人之危么?难不成他是因为爱情么?想到这里我都要把自己逗笑了。你去死吧——不,昭昭。我不是说你,我是说那个家伙,我现在恨死他了,恨得都没力气寻找合适的词汇骂他了,要是姐姐在我身边就好了,姐姐那里总储备着数量惊人且无比生动准确的脏话。昭昭,你傻不傻?你明明已经孤立无援了,你还嫌不够吗?还要亲手制造出一个情境供人落井下石么?

好吧,其实我心里很难过——你是不是以为你自己一定要死了,所以无论怎样都要完成最后一件事情?或者说,你从心里相信“否极泰来”这回事,你让自己吧所有的倒霉都经历过了,你就可以得救了?

那都是错觉呀。可是,我没有证据。

昭昭你背叛了哥哥,你背叛了我们。

我到家的时候已经八点一刻了,可是妈妈奇迹般地没有骂我。她从微波炉里拿出来热过一遍的汤,倦意十足地跟我说:“去洗手,你哥哥马上就回来了,回来了就开饭。”爸爸说:“饿了吗?不然你和外婆两个人先吃。”妈妈毋庸置疑地皱起了眉头:“不行。”——好吧,今天又是哥哥救了我。作为一个完美无缺的人,晚回家自然是被正经事情绊住了,换作我就是另外一个问题,肯定是因为贪玩没时间观念不靠谱——这是我妈妈颠扑不破的价值观。

有个词听起来很绕口,似乎是很有文化的人才会说的,叫什么来着?对了,“话语权”,就是这个意思,太准确了吧。

我回到房间,刚刚把我在家里穿的那条粉红色的裙子从枕头旁边扯出来的时候,昭昭的电话就来了。我接起来,除了说“喂?昭昭”就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她比我更惨,因为我已经叫出来她的名字了,她就连“我是昭昭”这句废话都不好再搬出来救场,所以,只能沉默着。

不然,还是我先说话吧。我和她,我们俩像闹了别扭的情侣那样听着彼此的呼吸声,这场景可真的有些蠢。但是她抢在我前面开口了——她总是能比我抢先一步。

“南音姐,郑老师回来了吗?”她讲话的调子似乎就是在几天之内沉了下来,不再有以前那种会翘上去的尾音。

“没有。”我都没提哥哥,她还真是豁得出去。——说实在的我知道哥哥还没回家的候松了口气,因为……守口如瓶也是需要力气的。可能是太饿了吧,我没有力气了。

“我打不通他的电话。”她停顿了一下,又立即拆穿了自己的谎话,“不是,南音姐,我知道现在我不管说什么,郑老师也不会听,你帮帮我,跟他说,不用再跟学校争了,别再为我的事情跟那些人吵,不值得的。”

“到底发生了什么?”我本来想说,“你好歹交代得清楚一点,我智商低。”——但是我觉得,眼下是不适合开玩笑的。

安徽快3 “你自己可以去看学校的论坛。”但是她自己也觉得如此故弄玄虚没什么意思了,于是她说,“学校不同意给我助学金,其实是,那些家长不同意,他们给基金会捐了钱,他们说不,学校当然不能不理。”

“这个……”我承认我听不懂了。

“因为我不算是贫困生啊。他们觉得我没有资格拿这个钱。所以南音姐,就算郑老师再怎么给他们解释我现在没有别的办法了,他们也不会信的。校长今天下午还打电话给我,跟我说役有办法,助学基金也有标准和规定,谁都不能违反。还说学校会替我想别的办法。”她突然笑了起来,“算了,我不需要他们帮我。还有陈医生愿意帮我,他已经给了我药,是他偷偷从医院开出来的。他说了,按我现在的情况,准时吃药,运气好的话,说不定能等到爸爸公司的人帮我把房子要回来的时候呢。他们不是说,等几个月吗?说不定,我真能撑过几个月,就有钱回去住院了。”

“他凭什么帮你啊昭昭!”我忍无可忍地叫了出来,“你一个女孩子,你不觉得脸红吗?”——我也很诧异自己为什么在情急之下使用了我妈妈的口吻说话。

“才不是你想的那样,”我能想象此刻的昭昭那种气急败坏的神情,“他喜欢我!”

安徽快3 “别开玩笑了他不过是……”

“你什么意思!他不可以喜欢我吗?懒得跟你说那么多。”电话那边已经换成了一声单调的,机器的长鸣,她已经收了线,似乎是她的电话机接替她来抗议我老王。

妈妈在外面喊我吃饭了。我想,哥哥终于回来了。

饭桌上一直都是安静的。如果我没什么兴致说话,主动说话的人便少了。妈妈和爸爸轻声说了几句关于物业那边的事情,似乎是有人在小区里动工要开个饭馆,正对着好几家人的阳台,肯定会有油烟噪音什么的。有人就联系小区里所有的业主,说要大家一起联名写信给什么地方,让那间小饭馆开不起来。妈妈说:“我们签还是不签?”爸爸说:“我看还是算了,人家做小本生意的,也不容易。”妈妈说:“我也是这个意思。”……哥哥没有表情地放下了碗筷,说:“我吃好了。”站起来的时候外婆好奇地看着他说:“别急着回去啊,刚吃完饭,好歹坐坐,喝杯茶什么的……”她是把哥哥当成客人了,不过今天外婆居然没有问他究竟怎么称呼。

晚上,我缩在自己的桌子前面,打开了电脑。原先登录高中的论坛的时侯,输入用户名和密码的时候手指就像在做下意识的活动,现在不行了,我盯着那个熟悉的页面,用力地想了一下当年的密码,点击Enter的时候心里还在期盼千万别跳出来那个“用户名和密码不正确”的窗口。曾经自以为深入骨髓的习惯其实也这么轻易地改变了。就像我过去每遇到一件事情,第一个反应,就是拿起电话来拨给苏远智,如果他的手机关机或者无人接听的时候就会非常地恼火,觉得他又在故意地激怒我。但是,我不记得从什么时候起,这个习惯改掉了,它不知不觉,无声无息地离开了我的身体。

还有一件事,送他上火车之前,他去火车站旁边的超市买矿泉水,我等在外面的时候,看了他的手机。我就是闲着没事,或者说一闲着才找事——想看看端木芳会不会发短信给他。这次我很镇定地,驾轻就熟地进入他的收件箱,手指没有发颤,居然连心脏也没有“呼评”地捣乱。

倒是有那么几条端木芳的短信,不过,内容还真没什么。

还有一条短信,是他爸爸发来的。的确是平日里那种板起面孔教训人的口吻:“你这次回学校去,就是大学时代的最后一年,要加紧规划你的前途。南音那个女孩娇生惯养,只知享受,目光短浅,绝对不会懂得督促你奋斗,你自己对未来要端正态度,不要让她对你有任何负面的影响,谨记。”

我第一次知道,原来我有这么多缺点。公文一般的语言,就给我定了罪。

算了,跟昭昭遇上的事情比,这都不算什么。

印象中,我读高中的三年里,论坛从来就没有这么热闹过。安徽快3上,粗略一望,大半的帖子都跟昭昭有关。标题也都声势夺人:有老师,有家长,有学生;说理的,吵架的,八卦的——管理员今晚该兴奋死也忙死了吧。回帖数最多、最热闹的那个帖子是一个学校助学基金的创立者发的,他多年前毕业于我们学校,是我们大家的学长——至少他自己那么说。他还说他是中立的,但是他觉得原本用于捐助贫困生的助学金拿来捐助一个家境优越,只是暂时遇到困难的学生是不妥当的,至少这违背了当时创立这个助学基金的规定——下面回帖子的人迅速分成了两派开始吵架了,有人说他只知道规定不讲人道,也有人叫好说谁都比昭昭有资格拿这笔捐助。然后争论迅速上升成为人身攻击,然后互相问候对方的身体器官和女性亲属……有的人觉得这里无聊就出去新开了帖子,在新的阵地里继续凝聚自己那边的力量,再迅速地看着新帖子以同样的节奏和步骤被搞得乌烟瘫气。——那个混战的帖子里有好几个眼熟的ID,如果没记错的话,是教过我们的老师,也有几个是我的同学—虽然早已毕业,但还总是会来凑个热闹。

但是所有参与争端的人都没有跟对方讲清楚一个基本事实:没错,也许昭昭是如他们所说,只不过是暂时遇到了困难。可他们忘了,也许这个“暂时”和她的余生一样长。也许他们没忘,他们只是觉得那不是他们争论的重点。

安徽快3 另一个帖子是开了为昭昭募捐的,发帖人说既然助学基金的规定确实不能违反,那我们就自己来帮助昭昭——这个地方很快就引来了另一场混战。在上面那个帖子里骂学校不讲人道的人,跑到这里来继续骂,说凭什么要给一个敲鼓吸髓的罪犯的女儿捐钱——当然了,他们骂得更直白也更生动,我只不过是概括一下段落大意。立刻有热心观众把“永宣爆炸案”现场那些血肉模糊的图片贴出来示众,然后大家的兴奋点点转移,开始八卦昭昭的家,以及她爸爸在永宣那个宁静小城里的势力和恶名——到群情激奋处不知是谁敲上来一句:她本来就该死。然后下面一呼百应,管理员跳出来维持秩序并匆忙删帖。

“该死”那两个汉字蔓延了整个屏幕。我关掉了电脑,不想再看下去了。

我突然很想给昭昭打个电话,叫她这几天不要上网不要去学校的论坛——可是,这么做很愚蠢,也许,她早就已经看到了,所以她才会宁愿相信,陈医生是真喜欢她的。

我把窗子整个推开,清凉的夜晚就进来了。龙城的九月,大半时间,已经不再需要空调。现在正是姐姐店里生意最忙的时候,姐姐真幸福,她店里来来往往的那些客人们,此时此刻,谁也不用坐在电脑前面,胆战心惊地看着一个女孩子被那么多人说“该死”。

夜风里掺进来了一点烟味,于是我走到窗边,两手撑着窗台,这样双脚就离了地,把身子略微探出去,果然看到哥哥站在阳台上。我又突然开心起来,悄声对着隔壁说:“我过去喽?”黑夜中他影子一般的轮廓对我微微点点头。

哥哥的房间有阳台,但是我的没有。搬家过来的时候,是妈妈分配的房间。我相信,如果哥哥当时不在四川的话,他一定会把这个房间让给我的,他知道我喜欢阳台,也知道我喜欢阳台,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知道的,总之他就是知道。

他就像知道我想要阳台一样,知道昭昭想要那个但愿能长点再长一点的余生。是,谁都想活,可是如果昭昭的爸爸没有出那件事也就罢了;如果昭昭还像当初那样,像一个小公主一样躺在她精致的卧室里,闭上眼睛输给命运身边都是牵挂她或者假装牵挂她的人们,也就罢了;她曾经那么真诚地想要重活一次,她见过了罪恶,从自己和别人的仇恨里挣扎着想要重活一次,也许这世界上,只有哥哥认得出来她,只有哥哥和她一样珍惜那种渴望。

我轻手轻脚地打开了哥哥房间的门,溜到他身后,作势要吓他。但是未遂,他非常熟练地比我先一步转过身子,轻轻地捏住了我脖子后面那一小块地方,装成要把我拎起来的样子。“杀人啦……”我开心地嚷出来,结果夜空里传来妈妈的声音:“郑南音你给我差不多点,不知道邻居们要睡觉啊!”然后她重重地把她的窗子关上了—也不知道是谁的音量更扰邻些。

哥哥按灭了烟蒂,我才注意到他把烟灰缸也带到了阳台上。他就是这样的,打死他也不肯乱丢烟头。并且,他IUD烟蒂的时候总是狠狠地,不允许那上面还带着哪怕一丝的火星。“也给我一支,教我抽,好不好?”我托着腮问郑老师。

“你别想。”果不其然,他还是打我的脑袋。

“哥……”我突然换了一种我自己都觉得肉麻的语气,“你,没有上论坛去跟他们吵架吧?”我想起了那一两个屏弱的替昭昭说话的标题,只要一想到陷入那一片攻击声的是哥哥,我的心就紧紧地揪成了一团。

“没有。”他淡淡地笑笑,“我又不擅长那个。你知道的。”

“嗯,要是换了姐姐就好了,姐姐说不定可以……把整个网站骂瘫痪。”——我为什么总是在这种时候由衷地想念姐姐呢——“你也不要总是想着这件事了。”我小心翼翼地看着他的侧脸,“你能做的都替她做了,所以你尽力了。”

“有什么用?”他转过脸来,看着我。

“烦死啦!”我瞪着他,“人家在安慰你嘛,配合一下不行啊?”——我不能告诉他我今天看见的事情,我决定了,怎么都不能。

“我想为那个孩子做点事。”他说,“我只是想让她知道……”他似乎是在寻找合适的表达,可是失败了,他此时浮起来的微笑明明白白地翻译着“失败”二字,“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那孩子身上,有些地方特别像我。”

“哪里像嘛。”我表示反对。但是,我知道他在说什么。

你们都是愿意拼尽力气,让自己干净的人。你们想得到的,是清洁。或者说,是那个永远在清洗自身的自己。以前,我也这么想。可是,你真的确定昭昭和你一样么?因为你没有看见我看见的事情呀。

“睡吧。”哥哥温柔的叹息声像是在呼应远处的蝉鸣,“明天你也得早起上班。”

我的实习马上就要结束了,大学再下一周就要开学。在这两三天里,我每天都跟自己说,等到周五吧,周五我到公司去收拾东西,跟大家道个别,拿最后一个月的薪水——经理决定多给我500块,然后,就去看昭昭。对了对了,这个星期五哥哥不去学校,学校临时因为什么原因,那一天不上课。于是我心满意足地抱起我的纸箱,现在我的确必须回家去,把这个大家伙放回我房间,再跟哥哥一起去看昭昭,多么顺理成章的事情。

好吧,我现在很怕自己一个人面对昭昭。我承认了,行不行啊?

进门的时候,雪碧居然大方地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抱着可乐,一边吃零食,一边给身旁的外婆讲解电视剧的剧情:“外婆,这个是好人,那个是坏人,你记住这个,就能看懂了。”外婆用力地点头,伸出来的手指略微发颤:“这个是好人?那,他旁边的这个女的呢?”“啊呀她是好人啊,她上一个镜头刚出来过的。你刚才都问过啦。”“我没有。”外婆坚定地表示。“快看,外婆,太后出来了,这个太后最坏了,其实人就是她杀的。”“不像话!”外婆真是一个最认真的观众。

“你又逃学!”我把箱子放在茶几上,故意刺激雪碧。

“那又怎样啦!反正今天是周末。”她斜脱着人讲话的样子怎么那么像姐姐呢,真奇怪,“要是没人在旁边帮忙解说,外婆是看不懂电视的。”

“哥哥呢?”

“在房间上网。”她指了指楼梯。电视剧就在此刻中断了,开始插播广,外婆娜地问雪碧:“没有啦?”雪碧热心地回答:“有的,外婆,他们等一下就回来啦。”然后冲着我做了个鬼脸,“不信你看着,等广告结束了,外婆一定又会以为自己在看一个新的电视剧。”

安徽快3 我的电话就在此刻响了,我手忙脚乱地找了很久,才把手机翻出来。是个陌生的号码,按下“接听”的那一刹那我还以为说不定是诈骗集团。

“你是昭昭的朋友,对不对?”这个声音很熟,对的,正是那个美丽的护士长。

“嗯,我是。”

“赶紧来一趟医院,你,或者是你联络她家里的人,快点,不然来不及了。还有,记得带钱,至少带3500块。”

在我身后,外婆和雪碧的对话又无辜地响起来:“这个,还有这个,这两个都是坏人,旁边那个丫鬟,不好不坏吧,挺复杂的。”——雪碧像个小大人那样,认真地说“挺复杂的”。哥哥出现在了我的面前,他穿着很随意的牛仔裤和白色的麻布衬衣——衬衣很旧了,都在泛黄。他说:“你回来了?”有个机械的声音的确是从我嘴里发出来的,但是我听上去却觉得它来自我身后:“去医院,快点,是昭昭。”

路上,哥哥对红灯视而不见地闯过去的时候,却转过脸来镇定地对我说:“别慌,把安全带绑好。”

“哥,那个护士,她为什么要说——不然就来不及了?她是什么意思?”我的声音很小,因为我觉得,一旦我抬高了声音,所有的事情就会变成真的。

他不回答我,保持静默。

“应该没那么糟的对吧?不会真的那么糟的。”我的膝盖不知为什么一阵酸软,所谓的关节炎是不是跟这种感觉差不多呢——天哪我为什么会想到这么无关紧要的事情呢,简直像是故意在跟老天爷开玩笑,“肯定不会有事的,陈医生一定会尽力救她。”我看着哥哥,像是在寻求肯定的答复,“他们俩已经在一起了,所以陈医生不可能不救她你说对吧?”

“你说什么呢,南音?”

“你别用那种语气我拜托你啦!”一阵烦躁涌上来,简直像是晕车时候的恶心,“我是在往好的方向上想你怎么就听不出来呢?好吧我也觉得那不算是真的在一起,那天我在昭昭那里看见了陈医生,他在房间,在卧室,然后昭昭……证明。”

她穿着一条领口开得很低,有很多花边的裙子。白色的。刘海蓬松地遮住了眉毛。如果我知道那是我最后一次看见她,我不会那么慌不择路地逃跑,我会告诉用涂那么重的,轻轻地涂一层就够了。

我刚才不敢靠近她,是怕踩到那一地的血。可是我还没有和她告别。

那些因为她是一个罪犯的女儿所以觉得她也有罪的人,那些认为她不值得帮助并且觉得她死不足惜的人,那些咒骂她应该去替爆炸案的榷难者偿命的人,那些背负仇恨恐吓她跟踪她扬言要杀她的人。你们赢了。

我祝你们度过平静幸福的余生。

陈宇呈医生

死亡时间是14点27分。9月4日。2009年。

他知道那个人一直在身后。他站在办公室门口的时候,叹了一口气,转过头对身后说:“进来吧。”他觉得自己像是在主动窝藏一个逃犯,也许,因为他浑身是血。

“她是什么时候被送进来的?几点?”那人问道。

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回答:“中午的时候,十二点左右吧,具体的时间,我也记不清了。”

郑老师重重地呼吸:“我是差不多一点一刻的时候来这儿的。也就是说,你,眼睁睁地看着她流血,一个多小时你什么也没做。”

“我并没有眼睁睁地看着她流血。在那一个多小时里我在救别人的命。我们的护士长在和血库交涉,但是没有手续的话之后会很麻烦,医院有医院的规章和制度,我只是在做我的工作。”

“对,你过是个医生,我也不过是个老师,是这个意思吧?”那人笑了,笑容居然是明晃晃的。

“如果我们真的什么都没有做的话,你仔细想想,你这个老师是怎么到这儿来的?”

“那又是谁签字同意她出院的,又是谁在她出院以后给她药的,谁给她自己打针然后扎破血管的机会的?这就是你的规章你的制度?”

“我知道,你现在需要有个人为她的死承担责任。你可以去告我。不过你最好咨询一下律师,看看你有没有代表那孩子当原告的资格。”

“我不要任何人承担什么责任。”那人难以置信地逼近他,他几乎闻得到那件衬衫上的血腥气,“我只是要你知道那孩子一直到最后都相信你是那个能就她的人,我只是要你承认你手上有血……”

安徽快3 “我手上有血?”他打断了他,“我手上的确有血,我从来都没有否认过。八年了,要是算上研究所的那三年,整整十一年我的手就没离开过这些脏血和坏血。如果我手上没有血我又怎么去救那些最终活下来的人?我和你不一样,郑老师。你的工作里,最重要的事情不过是升学率,你有的是时间和小孩子们的心灵做游戏。可是我,我的工作里,要么活着,要么死,就是这么简单的事情容不得我去讨价还价。所以我没那么多闲情去假扮上帝。”

那人又是静静地,明亮地一笑:“你手上有血,这关上帝什么事?”他低下头去,胡乱地把手机和几样东西塞进公文包:“现在请你出去吧。我要去幼儿园接我女儿。”

“如果今天,躺在观察室里的是你的女儿,你希不希望有人立刻救她?”

“如果我知道我的女儿有躺在观察室里的危险,我无论如何,都不允许自己进监狱。”

说完这话,他推开门走了出去。天杨站在走廊的尽头处,像是非常惊诧地回眸望了他一眼。怀里抱着他刚刚脱下来的,沾着血的白衣。他慢慢地走近她,突然之间,满心苍凉。

“让我就这么待一会儿,就一会儿。”徘徊在脑子里的,却是昭昭的声音。她闭上眼睛,一滴泪滑下来流进了鬓角里。现在,坏血都流光了,她终于洁净如初。

“去接臻臻么?”天杨问。

他点头。他终于说:“下周,找一天,我们把班调一下,一起去吃晚饭,好不好?”片刻的静默里,他看着她眨了眨眼睛,有点尴尬地把目光移开,笑了笑。

安徽快3 “不用现在回答我,可以想想。”

南音

是我把他从那间办公室里拖出来的。他顺从得就像宿醉未醒。

我们俩就这样寂静地坐在医院走廊的长椅上。不动,不说话,连对视也没有。我偶尔会偷眼看看哥哥,从我们身边经过的人也都在诧异地注视他。我知道,不仅仅因为他就这样一身血迹地出现在明亮的阳光下,还因为,这些血痕让一向温和的他沽上了一种很奇怪的英气。就像是某个遥远年代里,刚刚接受了刑囚的革命者。

不知道过了多久,反正我记得,直到阳光不再那么刺眼。我想像平时那样推推他,但是终究有些畏惧。我只是对他说:“你要不要去卫生间洗洗手?”

“我们回家吧。还有很多事情要做呢。”他对我笑了,那笑容就像是他遇到了什么东西,值得他沉醉其中。他说:“好,我们回家吧。”

“你能开车么?”我不安地看着他的眼睛,“要不然,我来开?”——其实我还差最后的路考才能拿到驾照,但是我觉得,现在的情况,还是我来开比较安全。

他说:“不,用不着。”

我迫切地想要回家去。我希望我一进门就可以看见外婆依旧和雪碧坐在沙发上,雪碧耐心地教外婆辨认电视剧里的好人、坏人、不好也不坏的人。我们的车终于驶出了医院的地库,车水马龙的街道上,人们的脸一如既往地漠然。他们都不知道昭昭死了。他们不知道,真好啊。

“南音?”他把车停在了路边,但是没有熄火。我惶恐地看着四周,不知这里是否可以停车,但我很快就释然了,此时此刻,还在乎交通规则做什么?

“去对面的小卖部里,帮我买包烟,好吗?”他用沽满血痕的手递给我一张20元的钞票。也对,抽支烟,也许能帮到他。

安徽快3 “好。要什么牌子的?”我一边解开安全带,一边愉快地问。我为什么要勉强自己愉快呢,因为我们终于可以谈论一点跟昭昭没有关系的话题。比如香烟的品牌。

“都行。”他的口吻似乎恢复了一点安宁,“万宝路吧,红色的。”

我看着交通灯上的小人由红色变成了绿色,我数着斑马线走到了马路对面,但是数完了我立刻就忘记究竟有几条了,我走进那间小店铺的时候故意放慢了和店主说话的速度,我对他发自肺腑地笑并且在他递给我找回来的零钱的时候说声“谢谢”,我把零钱一张一张,按照面额由大到小的顺序叠在一起,好像这是个仪式,我身边走进来一个四五岁的小姑娘,穿着一套深蓝色的水手服,戴着小黄帽,她费力地踞起脚尖想要够柜台上的棒棒糖,我就问她要什么颜色的,然后帮她拿了并且弯下腰认真地递到她手上……我用尽全力做完每一桩每一件的小事情,因为在用力完成它们的时候我能感觉到时间正在一分一秒微弱地缠绕着我,我需要这蜘蛛丝一般的时光捆住我那个马上就要出窍的魂魄。

马路上传来一声轮胎滑过路面的尖锐的声音。我和那个小女孩一起转过了身。嘈杂惊呼的人声里,我看见一个男人呈弧线飞了出去,砸在路面上。我看到哥哥的车踉跄地停泊在那男人的身旁。我发现那男人是陈医生,因为他没有穿白衣,乍一看有些陌生。

身边的小女孩尖叫着跑了出去,却又在店铺的台阶上停下了,她捏着小拳头,两条小辫子像是被风吹得直立了起来,她的声音清亮得像是鸽哨:“爸爸——”爸爸的车——不,是哥哥车猛烈地倒退了一点,又对准了地上的陈医生开过去,陈医生像一截不慎从热狗里掉出来的香肠那样,在车轮底下的地面上翻滚,那种灵活的感觉很诡异。

路边的行人围住了哥哥的车,和躺在地上的陈医生。其实,这是多余的,在警车来到的两三分钟内,哥哥一直端坐在驾驶座上,没有出来,也没想过要逃走。

他从车里出来之后,走进警车之前,回头看了我一眼。

我想他也知道,从现在起,在这个世界上,除了我,没有人能原谅他。

对吧,船长?我的船长。

陈宇呈医生

他把车停在路边,走出来等臻臻。星期五总是如此,他必须要把臻臻带到医院里来待上几个小时,之后才能完全享受一个属于他们的周末。臻臻想要去买棒棒糖,并且她最近有个新习惯,就是买零食的时候不喜欢大人跟着,她要自己完成那个购物的全过程,以此证明她长大了。

安徽快3 所以他挑选了一个不错的位置,可以把她的一举一动都看在眼里。她如果真遇上什么无法解决的事情,只要一转身,就找得到爸爸。

一声尖厉的巨响,然后他就莫名地发现整个天空以一个前所未有的角度在他面前敞开了。似乎是要把他吸进去,但是最终还是地球赢了。

他倾听着自己的身体砸在地面上的时候,意识尚且是清醒的。他看见了那张挡风玻璃后面的脸庞。

你这个罪犯呵。我们本应该审判彼此,也被彼此审判的。但现在好了,你终于把我推到了一个安全的地方,把你自己推到了残忍的人群里。你真蠢,你不知道我们二人才是平等的。

他庆幸自己在人世间听到的最后的声音是臻臻的。“爸爸—”无比清亮,他早就觉得,该把她送到儿童合唱团里。

但他不知道他错过了一条短信,他迟钝的身体已经无力感受手机的微妙振动了。

发信人是天杨。短信内容很简单:好的。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
澳门百家乐网站 澳门百家乐网站 澳门赌场百家乐 澳门真人百家乐 澳门网上百家乐 pk10官网 澳门百家乐玩法 安徽快三 江苏快3 pk10官网